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烟台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5|回复: 0

课间 52lqvhao [复制链接]

Rank: 3Rank: 3

发表于 2017-6-19 16:54:50 |显示全部楼层

1   

     

  五月二十日周五第二节课间   

     

  前方传来“咚咚”的声音,我停下手中的笔抬头。同学高松敲了敲了我桌子,递过来一个粉红色的信封。我纳闷的接过,信封上并没有写明谁收,粉色的信封纸上还点缀着无数的爱心。周围的同学起哄说肯定又是封情书,其实这学期也陆陆续续收到了几封。   

     

  同桌裴寂撇了撇嘴,“不打开瞧瞧么?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?”   

     

  听到他的话,我微皱眉头。便顺从的撕开,抽出里面被折成心形的纸张,小心地拆开,几个触目惊心的大字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一瞬间无法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,震惊地呆视着,直到裴寂的头靠过来,我闻到他身上洗衣液的清香,才缓过劲来。   

    北京白癜风医院  

  却见他一把抽过我手中的纸,平铺在书上,大家才明白我为什么会流露出这种吓人的表情。因为纸上用报纸拼凑的三个大小不一形态不同的红色汉字,“你该死。”    白癜风的诱发原因和生活压力有没有关系

     

  裴寂抬头反问高松,是谁把这封信送过来的。高松表示这绝不是他做的,是他早上来在我的座位洞中发现的。为了引起我的注意,他才把这封信拿出来给我。   

     

  大家都纷纷安慰,一定是恶作剧。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。裴寂让大家散开,因为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。他轻拍我的肩膀,露出微笑安慰。“别怕,我会保护你。这个东西我先帮你收着。”   

     

  我本能的点点头,然后把头转向窗外。边瞭望场边想着心事,表面上虽然不在意,心里还是无法淡定。自认为从来没有得罪过人,还是有些遭受打击,或许是自己的为人处世还有待提升。怎么说我也只是一个初三女生,心中难免会有些忧郁的担忧。   

     

  这时欢乐的上课铃声响起,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。我慎重地告诉自己,马上就要中考,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理会,因为只有学业才是最重要的。   

     

  2   

     

  五月二十三日周一早自习下课   

     

  因为今天早上有化学课,这段时间大家都在为理化实验考做准备。因此最后一节是化学课,老师决定在实验室上。班主任早自习就把实验室的钥匙交给了我,身为化学课代表的我去实验室准备材料,以方便大家的使用。   

     

  正当我准备出门时,裴寂一把拉住了我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起初我并没有反应过来,他为什么也要跟来。后来我才想起,那封被遗忘的恐吓信。我对他感激地一笑,路上有很多同学看到我们,有起哄的、吹口哨、还有推人的、最后通通在他的眼神中停滞。   

     

  我原本一度忧郁的心,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轻快,甚至还能开完笑问他家是从事什么职业的。他眨了眨长长的睫毛,故作神秘地说:“这是一个秘密。”无论我怎么询问,他就是不说明白。   

     

  我们一边打闹一边来到实验室门前,我拿起钥匙插进去,向左一拧没有发应。平时实验室的门很好开,今天却不知怎么回事。   

     

  裴寂看到我的动作,“怎么啦?”   

     

  我皱着眉头说:“门打不开!”   

     

  他接过钥匙,扭住把手,整个身子用力一撞,“似乎是门后面被什么东西堵住了。”   

     

  他一米七的个头在初中已经算是很高,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。最后我又回班里叫了两个男生,大家合力才把门撞开。   

     

  实验室内东西摆放整齐,一排试管架倒在琉璃台上,地上有不少碎玻璃片,一些硫酸铜溶液撒在大理石地上,如镜面光滑的琉璃台上一瓶未喝完的果粒橙孤零零的站立着。   

     

  这时有人用颤抖地尖声叫道,“有人!”   

     

  我紧张地抬头凝视裴寂,他略微安抚地看向我,在门后发现。有人身穿灰色衬衫,一头拱在门后,看不清脸庞,但从身材上看像是我们化学老师,张雷。   

     

  慌乱,不知所措,一幕幕上演。这时裴寂缓步上前,硬生生地咽下口水说:“佳佳,去打电话……”   

     

  我深呼吸沙哑地开口,“110……还是120……”   

     

  “医院……不……应该报警。”裴寂转身对着另外两个男生吩咐:“你们一个去校长办公室,另一个去我们班主任办公室如实禀告。我在这里守着现场。”两人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。   

     

  “死了吗?”我双眼圆瞪的问。   

     

  “不清楚。”裴寂从口袋中掏出手机,在实验室里拍了几张照片后开始拨号。他抓住我的胳膊,一边拽着我的手往外走,一边打了报警电话。将我扶稳背靠墙,我的双腿还是无力的打软。之后又在我面前报警,并试图通过眼神来安抚我的情绪。我突然想起那封恐吓信,如果不是我和裴寂在一起,那个倒下的人会不会就是我?   

     

  我被自己这个假设吓得魂不守舍,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晃晃的坠落。裴寂见我这个样子,长出一口气将我拥入怀中,揉揉我的头发,拍拍我的后背。   

     

  “没事的,有我在你不会有事。”他保证着。   

     

 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学校,由于我们学校是市里的示范中学,出了这样的事学校的名誉会遭受影响,校长赫然决定让公安机关全权公开透明处理,一定要让事情水落实出。   

     

  刑侦大队是在报警后20分钟赶到的,实验室被封存,一群工作人员在里面来来回回的拍照取证,而我们四人作为第一发现人员,被带回了公安局进行问询。   

     

  我是第一个被叫进问询室的,里面坐着两个刑警,一男一女,男的年龄大约在三、四十左右,身材高大威猛,女的略显年轻与呼吸有关的相关研究,也就二十几岁。她表示有话要对我说,眼神锐利冷漠,令人有些胆惧。   

     

  “你们是几点钟发现的?”这是第一个问题。   

     

  “早自习下课,应该是在7点55分左右。”我回忆着具体的时间,男刑警负责下笔记录,女刑警以探究的眼神注视着我,我霎时觉得压力山大。   

     

  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   

     

  只是照实回答,“我是化学课代表,班主任老师叫我去把最后一节实验课的材料准备好,并把钥匙交给了我。”我看到她不相信的眼神,立刻补充道:“当时是在教室里,所有的同学都可以给我作证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后来你跟裴寂一起来到实验室,当时是你先开的门?”   

     

  我点点头,“是的,但是门打不开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门后来是怎么打开的?”   

     

  我低下头解释,“裴寂帮忙也打不开,最后我又回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bout NetEase - 关于我们 - 媒体合作 - 广告服务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2006-2012 华北网(河北新闻门户网) www.51portal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
{联系电话:0311-89802048 13171558019 QQ:273572289 邮箱:master@51portal.com

冀ICP备10203818号 未经过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