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烟台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|回复: 0

柳兮,霁兮 [复制链接]

Rank: 2

发表于 2017-10-12 22:06:36 |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
   
    柳兮,霁兮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一、离别
    火车终于开了,亦雪呆呆地望着苍旻,她终于还是放弃了。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,可亦雪还是放弃了,大家都骂她懦弱,只知道逃避,可却不知亦雪做出这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,她也不明白自己哪来的勇气与家人抗争,一直以来她都是唯唯诺诺。可现在终于还是离开了,心里却像打碎了五味瓶般,毕竟此次离去,将离开她所有熟悉的人和物,在完全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,没有依靠,将会是无尽的孤寂……
    今天的天气依旧很晴朗,太阳很猛却不毒辣,阳光透过玻璃射进车内,给人一片的宁静。犹记三年前,同样晴空万里,亦雪与筱芫在家人叮嘱下小心翼翼地踏进了大学校园,亦雪不知道此刻筱芫的心情如何,可她知道,虽然这所学校,不是她们理想中的学校,可专业,是筱芫所热爱的。而她呢?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,高考成绩又与筱芫差不多,家人们也觉得干脆跟筱芫报同样的专业,互相也有个照应。说来也巧,亦雪与筱芫这对死党从小一起长大,考进同一所高中,同桌两年,现在又在同一所大学,同一个专业,同一个班,又是同桌,只差同寝了。她们有时候也调侃着说她们的友情好的太过了吧,会不会有一天还成为同事,为了某些利益而撕破脸,人们不是常说嘛,没有永久的敌人,也没有永久的朋友,只有永久的利益。她们的这段友谊还很纯洁也还待社会这大染缸的考验,不过如今,这也随着亦雪的离去,无须担忧了,只是再见时,她们的感情又能否依旧,又有多少感情能经受时间的考验……
    亦雪眯了眯眼睛,想让自己好好睡一觉,毕竟路程还很远,现在想想,心里还是觉得很愧疚,退学这么大的事,她连提都没跟筱芫提过,到了临走前一天才说,气得筱芫差点跟她绝交,只是离别之际,筱芫说先把这恩怨放下,以后再和她算帐。最后,筱芫只送给亦雪一句话:“柳兮,无论走到哪,霁兮总会等你的!”不知不觉中,亦雪竟觉得眼角湿湿的,心里酸酸的,虽然她总让人觉得很软弱,可她从来不轻易掉眼泪,甚至在她认为因“小病小痛”而哭泣是可耻的。因而,在一次古代文学课上,筱芫问她要不要给自己取字,她毫不犹豫地说她喜欢柳,不管筱芫说柳有多普通,多俗,她还是决定用柳,她说,扶风弱柳,虽弱,却能克服一切的困难。而筱芫则说她喜欢霁,不管如何,她还是喜欢雨过天晴般的感觉。因为她们对兮字都有莫名的好感,所以从那天开始,亦雪字柳兮,筱芫字霁兮。所以“柳兮,无论走到哪,霁兮总会等你的!”这句话对亦雪来说意义有多大,只有亦雪懂,柳兮虽弱,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的,不管柔弱的亦雪遇到什么困难,远方总有个朋友在默默地支持着她,等待着她……今天,亦雪离开了,带着柳兮离开,犹如《爱斯基摩王子》中的“我”一样,带着爱斯基摩王子去旅游,去找回自我。亦雪也一样,带着她心中的柳兮离开,然后在陌生的地方寻找,相信总有一天她能真正如柳般,柔而不弱……
    二、迷梦
    亦雪在这选择上不是没有矛盾过,她只是从来不敢不去想,怕想了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,可是,还是做了,这些纠缠如同她刚上大学的第一个晚上做的梦一样,纠缠了她三年。那个梦,她如今依然清晰地记得:
    “这里是哪里,北京可以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这里是哪里……”梦中亦雪无奈的喊着,可始终没人回应!那声音在颤抖,在空荡荡黑漆漆的空间回荡、回荡……孤独、寂寞、黑暗、可怕充斥着亦雪的内心。
    “谁能来救救我,救我离开这可怕的地方,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,你们在哪里。不要、不要抛弃我,请给我一点阳光吧! ”
    “真真,真真……”不知从何处传来那深沉浑厚的声音!
    “谁、谁在唤我?这可怕的地方还有其它人吗?你在哪、在哪?能否救我离开这?”亦雪痛哭着。
    “嘿,小家伙,不要那么激动。冷静点,向上看一下!” 亦雪抬头,找寻不到什么啊!突然,天上开出一道光,那是什么?慢慢地,光线从四周散开。没会儿,黑暗的天际顿然亮了,那是蓝天吗?可是除了上空,四周依旧黑暗!
    “这到底是什么,不要、不要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。我、我已经怕了!”
    “不要怕,不要怕!请相信我,真真,你知道嘛,其实我也叫真真……”
    “你在哪儿?能不能站出来,我怕一个人!”
    “请相信我,我不过一老者,历经苍桑,我想我一定能帮你摆脱痛苦!你向上看吧,它能帮到你的!”那老者慢慢地讲着!
    亦雪慢慢地擦掉了眼泪,抬头看。这一切让她觉得好惊奇,刚刚那光线竟成了一面镜子。好大,好大一面镜子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的好啊,铺在天上!
    “嗨,真真,先别激动,好戏在后头呢?你再仔细看!”亦雪睁大眼睛,傻傻地看着那面镜子,在镜子的远处,慢慢地走来个人。那会是谁呢?亦雪揣测着!渐渐地,那模糊的人影开始清晰了,镜子中的那个人是亦雪吗?她光彩夺目,充满自信!她的世界如童话般。真诚、和谐、公平……
    “她是我吗?真的吗?有可能吗?”
    “真真,我也叫真真啊!你难道不信我这老者吗……”
    “哈哈哈,真真,你别信他,他那老鬼只会骗一些未经世事的女生!”不知从何处传来声声讽刺声!
    “你、你又是谁啊?”
    “我叫真真……”
    “真真,你好,我也叫真真,那你跟刚才那老者认识吗?”亦雪不解地问。
    “切,那老古董哪里叫真真啊!他是叫假假!以为世界还真如他所想的那么美好。不,应该说世界哪有那么单调,呵呵!不信,你往下看……”亦雪不解地往下望,地面也象刚才天空那般,出现了一面大大的镜子。镜子中依然从远远走来个人,那人自卑猥琐,孤独落莫。在她的世界中她看不到公平、正义。在她的表面永远包裹着谎言,她说:“在这世界中,既然付出不能收获,而收获的又没付出过,我何须苦苦坚持着!我情愿作个人渣。”
    “不,孩子,那不是真的,请你不要上假假的当。这世界很美好,相信你吧,只要你肯付出!”
    “老头,你说谁是假假啊,我只是向真真陈述一个事实罢了,你又何必蒙闭她呢!”
    “什么真真假假啊,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亦雪我觉得好无奈,只觉得在苦苦挣扎。
    突然,一道阳光射进来,亦雪慢慢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睡过头了,镜子中的自己十分的憔悴,可又如何呢?那时的亦雪只想着什么真真假假,她还是她,刘亦雪,那不过一场梦,何必去想那么多呢北京白癜风医院怎么走。可随着时光的流逝,那梦总不定时的浮现在她脑中,特别是那三年里,有时她还觉得那个她还是她吗,真真假假纠缠着她,她分不清了自我,找不到方向,如果不是她还相信这世界有真情的存在,若不是她还有一段值得珍惜的感情,一个没有梦想只有动物生存本性的她会是怎样的。亦雪承认她不适合生活在现世,如果有桃花园,她一定会逃进去。然而没有,面对社会,一个异化的社会,她说既然无法改变,那就成为它们,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,融入它们比批判它们更简单,不是吗?可后来才发现,她错了,错在不仅不能认识自己,还扭曲了自己,成为一个肉体与灵魂分离的物体,矛盾折磨着她。泛文化思潮下,没有支撑点,只能毫无目的地游荡,以世俗的行为抵抗世俗,却以世俗的眼光鄙视高尚,而空洞的内心依旧……习惯性的笑容下掩藏着漂泊的灵魂,淡淡的微笑带着点点自嘲!
      
    三、回忆之《踏古》
    亦雪曾想过,如果只是不适应社会的发展而逃避的话,那她走到哪也一样,不能快乐地生存。然而不是,亦雪只是找不到她该走的路……一阵音乐打断了亦雪的沉思,那音乐很熟悉,以热血沸腾的非洲鼓伴着轻盈的琵琶声款款而来,像是在诉说着千年的故事,硝烟四起与那侠骨柔情,在此刻听到林海的《踏古》,是巧合,还是冥冥中自有安排。此时这首歌除了给亦雪最初的壮烈与委婉,还有激动与不舍,然而那一切都在她踏出的这一步成为了记忆,就如同《东邪西毒》中一段对白:其实‘醉生梦死’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,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,你反而记得清楚。我曾经听人说过,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……
    “我在这条龙的肚子里活了三百年,可我不是妖怪.......我忘了自己叫什么了......肩膀上纹的是蝴蝶,不如你就叫我枯叶好了...... ”
    “月夜曾经送我一个名字‘白马’........... 杀洪荒四兽,不是为了国家....只是为了他 ”
    “那么我呢? ”“你为什么从不喝腰中那壶酒?”
    “老人说雪天莲蕊能做成一种叫无水的胭脂? ”
    “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地方,你靠着我的胸口就不会冻了......”
    “雪山之后是另一座雪山,你能背我翻过多少座雪山......? ”
    “背到我死……..一定把你送回他身边! ”
    “如果我的眼睛没有被这场雪灼伤,我现在最想看到的....是你...... ”
    当亦雪与筱芫津津有味地对着《踏古》的填词版《枯叶之蝶》的对白时,亦雪的室友萧潇(萧清蔓)不解的问:“你们在说什么啊?老是说些有的没的,都听不懂。”
    “《踏古》知道吧?”亦雪笑问到,萧潇摇头。
    “《琵琶语》总有听过吧?”筱芫试问着,萧潇无奈地摇摇头。
    “那算了,还是别说了,说了也是对牛弹琴。”筱芫无语地摆摆手。
    “没听过有什么奇怪的,我才不屑知道你俩的怪僻,你们两个老粘在一起,说一些周围的人听不懂的话,感情好又怎样,有必要老是炫吗,还怕大家不知道你们是GL。”萧潇不客气地说着。
    “你说什么,有种的话再说一遍。”筱芫差点冲上去,幸好被亦雪拦住了。
    “有什么不敢,大家都说你俩是GL,大学校园哪有像你们一样,两个同性老粘在一起,就算不是,大家也会认为你们是,我说的是事实。”萧潇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教室,筱芫想挣开亦雪的手冲出去跟萧潇理论,可还是挣不开。
    “算了拉,她们爱怎么说就让她们说去,反正在这乏味无比的大学生活里,我们就当是平静海面上的一点波浪,让他们欣赏去。”说着,亦雪暧昧地向筱芫凑过去。
    “停,你想当波浪,我可不想,跟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,除非你真是……认识你这么久,怎么才知道你的性取向……”筱芫阴险地说着。
    “是啊,那现在知道了,是不是要舍命陪女子,其他人我可看不上。”
    “不舍命陪小人行吗,反正已经是公认的‘一对’,那就顺水推舟,免得你找了别人,那小波浪就成了大波浪。”
    ……
    踏进大学的校园后,当最初的新奇转为平淡后,人们总是搅尽脑汁在这平淡的生活中寻找趣味,我们不知道下一刻谁会为成为我们的焦点,也不知道下一秒我们会成为谁的笑点。若这种寻找成为习惯后,那嬉戏过后将会是无底的黑洞。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bout NetEase - 关于我们 - 媒体合作 - 广告服务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

Copyright©2006-2012 华北网(河北新闻门户网) www.51portal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
{联系电话:0311-89802048 13171558019 QQ:273572289 邮箱:master@51portal.com

冀ICP备10203818号 未经过本站允许,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

回顶部